欢迎来到131知心网

首页 睡前故事 童话故事 成语典故 民间神话 恐怖故事 英文故事 胎教故事 警察故事

二指裁缝

发布时间: 2019-11-23

点击次数:

二指裁缝

怪人遇怪匠

珍珠港事件前夕,日本驻华盛顿武官突然生病,几天后竟一命呜呼。东京方面急调关东日军的藤野大佐即刻赶赴华盛顿,接替武官一职。

二指裁缝

其实,东京方面之所以这样做,就是因为正在策划的珍珠港事件:计划的策划者之一,就是这位藤野大佐。所以,虽然当时中国东北也是用人之地,他们还是调走了藤野。藤野有一个嗜好,就是喜欢穿上中国各朝皇帝的黄袍,半夜里登上金銮殿。当然,所谓的金銮殿,就是他的寝室里一把木制的大椅子,权当龙座。这样的爱好,从他带兵踏上中国的土地,无意中在戏台上看到戏子演皇上开始的。不过,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有这一癖好,别人也就无法知道他出于什么心理才这样做。所以,藤野从大连上船,除了带着必要的文件和武器,还有一只大箱子,就装着一些仿制的黄袍。

二指裁缝

藤野来到华盛顿,就开始了紧张的特务活动。即使这样,每天晚上,藤野依然会沐浴后穿上黄袍,当一回“皇上”。后来这竟成了他减压的工具,就像烟瘾一样,哪天不穿一会儿黄袍,就浑身难受。

这天,藤野要去纽约出差,顺便带着自己的黄袍箱子上路了。谁知,到了纽约一下火车,竟发现箱子不见了。他猜应该是美国特工趁他打盹时干的。为此,事情办完后,他火速回到华盛顿住处,让手下山本去找一个中国裁缝来。

山本不解地看着藤野,试探着问:“中国裁缝?”藤野点点头。山本又问:“做什么?”藤野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这一嗜好,怕被说成变态,只说想做几件衣服,好乔装打扮。山本说:“这事好办,我量一下阁下的衣服尺寸,出去采购一批就行了。阁下身份特殊,不能让中国裁缝来武官处给您量体裁衣。”

藤野一想也是,中日之战,已经使两国变仇敌,如果找个裁缝,正好是仇日分子,那大剪刀一挥,我这小命不保啊。因为量体裁衣,两人是要近距离接触的。

藤野看看山本认真的样子,也不好说什么,只好说:“好吧,我也是突然想到。不过,现在我的服装还有不少,这事以后再说。”山本答应一声出去了。

接下来几天夜里,藤野如坐针毡,没有了黄袍,怎么也睡不好。无奈,他只好自己偷偷出来,到大街上看有没有合适的裁缝。转了几趟华人街,终于有所发现。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招牌:裁缝不用刀,二指裁奇衣。牌子上还画着一只手,食指和中指呈剪刀状。

藤野觉得好奇,就信步走了进去。接待他的是一个小伙子,说师傅在里面忙着,有什么事跟他说就行。藤野指指外面的牌子,用中国话问:“外面的牌子,什么意思?”小伙子说:“就是一招牌,没别的意思。”“我是问,你师傅真的不用剪刀?”“是啊,就用两个手指头——独门绝技。师傅连我都不教。”小伙子说着,脸上洋溢着自豪。

藤野不信,要亲自看看,说如果真有此绝技,他愿意高价请他师傅去做几件衣服。小伙子为难地说:“先生,你这不是难为我吗?我师傅干活,都不让我看。您如果想做衣服,我给您量尺寸,您自己选好布料,一周后来拿就行了。”藤野哼了一声,不屑地说:“我一看就是假的。什么二指裁衣,纯粹胡扯,弄这样的噱头,有意思吗?”小伙子被说得面红耳赤,正要反驳,门帘一响,里间走出一位老者。小伙子赶紧说:“师傅,这个人……”老者抬手示意小伙子住口,说:“这位先生,不知您想出什么价,请我去你们家?”藤野说:“那我要先看师傅你有什么真本事。”老者呵呵一笑,说:“老朽不才,刚来此地不久,怎么敢做出投机取巧之事?不过,实话实说,要不是这些天买卖不好,我才不会管你相信不相信。人穷志短,我也要吃饭啊。这么办,我现在就给你表演。”说着,老者一指里间,做了个请的姿势。藤野刚想迈步进屋,忽然又停住了,职业的敏感让他觉得这里面有蹊跷。他一指柜台,说:“就在这里表演吧。”老者愣了一下,还是点点头,慢慢走到柜台里面,取过一块面料抖了抖,铺在柜台上,在藤野的眼皮底下,将那块布料用两个手指一截为二。

“好!”藤野不禁大声叫好。

老者收起布料,不卑不亢地看着藤野。藤野说:“果然好功夫。”老者说:“钱少了我可不伺候!”藤野说:“价钱听你的。”

做件衣服不容易

几天后,老者如约来到武官处,要为藤野量体裁衣。山本虽然不解,但还是检查后领着老者来到藤野的办公室。藤野很高兴,吩咐没有他的命令,谁也不许进屋来。

老者将布料放在一张桌子上,示意藤野量尺寸。藤野说不急,而是拿着一个画册让老者看。老者一看,画册里全是唱戏的,就笑着说:“我就一裁缝,不懂唱戏。”藤野说:“我也不懂唱戏,也不需要你唱戏。我只想知道,你能不能做出这样的戏服?”老者问:“你要组个戏班子唱戏?”藤野说:“你只回答会不会就行。”老者说:“这有何难?”藤野说:“好!这上面都是中国各朝皇上穿的衣服,你每样给我做一件。做好了,必有重赏。”老者一听就笑了:“你早说,我就不用来了,做好了拿过来就行了。”藤野说:“不行,就在这里做。我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我做这些东西。”说着,把眼一瞪,“我的话你明白吗?”老者赶紧说:“明白!不过,这些衣服花里胡哨,我拿来的布料不够啊。”藤野说:“好办,让我的手下把你所需布料都搬过来就行了。”说完,一摁墙上的一个按钮,山本推门进来了。

“阁下有何吩咐?”

“你带人去那个‘二指裁缝店’,把所需的布料都运过来。”说着,藤野又转身对老者说,“你写一下清单吧。”

老者答应一声,看着那个画册,开始写。不写不知道,一写竟然有三十多种。

山本拿过来一看,凑近藤野,低声说:“我看此事不妥。三十多种布料运进武官处,势必会引起美国特工的注意。如果他们加紧对我们的监督和排查,我们的计划可能受影响。请阁下三思。再说,阁下究竟想做什么衣服,用这么多布料?”

山本的这句话,把藤野的“黄袍”梦给惊醒了。是啊,虽然自己没有这些东西寝食难安,但如果因为这个影响了整个计划,那自己的脑袋就要献给天皇了。

思来想去,藤野忽然没了主意,只好让山本先出去了。

老者问:“那要不还是去我店里做?”

“不行!”藤野斩钉截铁地说。

在屋里转了几圈,藤野忽然眼前一亮,对老者说:“你先回去吧,等我通知。”老者只好抱起那匹布,走出武官处。

几天后,山本开车来到布店,吩咐手下按老者说的往车上搬布匹。最后,布匹齐了,山本一指老者:“你,上车!”老者不敢怠慢,赶紧爬上车。汽车一溜烟离开了小街。十几分钟后,汽车在一处老宅子前停住了。山本又命令手下把布匹运进院子,这才带着老者进去。老者一看,这是一个好久不用的老院子,虽然也收拾了一下,但院子里的杂草还是没有除干净,透着一股萧条。

老者被领进堂屋,里面早已摆好了一个大案板,那些布料已经整整齐齐地摆在旁边的一个架子上。

山本说:“你,就在这个院子等着,不能出去。记住,不能擅自离开,否则格杀勿论!”说完,留下两个看门的,上车走了。

老者试着和两个看守说话,他们一言不发,但眼神却很是警惕。

二指杀机

一连几天,藤野也没有出现,老者只好吃了睡、睡了吃,过起了神仙般的生活。

第四天晚上,藤野来了。一进屋就把门关上,从身上取出那个画册,指着其中一张说:“先做这个,开始吧。”老者答应一声,掏出皮尺要给藤野量尺寸。藤野说:“不要用尺子。”老者问:“那用什么?”藤野说:“你随便,但就是不能用那个皮尺!”

藤野搞特工多年,对什么都很敏感,看到皮尺,就像看到了索命的绳索。因为他就用绳子勒死过好几个对手。

老者只好放下皮尺,左顾右盼,最后无奈地说:“只能用双手了。”说着,边摇头叹气,边蹲下身,开始用手测量身长。当量到腰间时,藤野忽然伸手抓住老者的手,一下锁住了老者的喉咙。老者脸憋得青筋突起,眼看就要口吐白沫了,藤野才松开。老者身子一瘫,倒在地板上,大口地喘着粗气。

藤野这才发现自己又犯敏感的毛病了,连忙扶起老者,说对不起。老者说:“你还是另请高明吧,我……我……”

藤野赶紧说:“实不相瞒,我以前干过特工,所以有些敏感。好了,再也不会发生类似的事了。”说着,扶老者坐到椅子上。看样子,老者需要休息一会儿,缓缓劲才能干活。

谁知,就在老者坐下,藤野还没站直的一瞬间,老者突然跃起,一只胳膊勒住藤野的脖子,另一只手迅速伸出食指,在藤野的脖子上一划,藤野想喊,试了几下都没喊出声,光觉得脖子上汩汩直冒血泡,原来是气管被割断了。

老者松开手,藤野“扑通”倒在地上,手指着老者,嘴张着,就是说不出话。

老者一把撕下胡子,凑近藤野,咬牙切齿地说:“你还认识我吗?”藤野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下去。老者说:“不错,还认识我李军波。”说完,走到门口,对门外的两个看守说:“你们老板出事了。”那两个人一听,赶紧进屋,还没走到藤野跟前,脖子就被利刃割开。李军波迅速脱下一个看守的衣服换上,转身消失在夜色中。

藤野至死才明白,怎么自己这么幸运,想找不拿剪刀的裁缝就会真有,原来一切都是李军波安排好的。李军波是国民党军统王牌特务,在关外和藤野有数次较量,均以失败告终,他也因此失去了一只手。就在他想复仇的时候,才知道藤野已经被调往华盛顿武官处。当时两人数次交锋,李军波就发现了藤野喜欢收藏皇帝戏服的嗜好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隐隐感到这里面有文章可做。于是,为了报仇,李军波化装成裁缝,带着一个得力助手,来到离武官处最近的一条华人街,开了个店铺,打出了“二指裁缝”的牌子。并瞅准藤野出差的机会,在火车上偷走了他装戏服的箱子。果然,不久藤野就找到他,要求做戏服。李军波知道,自己复仇的机会到了。

当然,那个“二指神剪”藤野最终也不知道怎么骗过自己的。其实,李军波没有骗他,表演时,千真万确是用两根手指剪开了布料。那只手其实就是被藤野砍掉的那只,后来,李军波为了不带一点凶器接近藤野,就想到了那只残手。他找到一个精通机械制作的朋友,制作了一只假机械手,手指里面是钢结构,外面硅胶包裹,做得栩栩如生。机械手的按钮在手心,只要一按一松,食指和中指就开始像剪刀一样一张一合。

而那两个手指内侧,安装了锋利的刀片。所以,割断人的喉咙,不费吹灰之力。

© 2013-2019 http://www.pzame.com All right reserved. 131知心网 版权所有 联系站长:QQ 771574947

备案号:冀ICP备19005771号-4

网站地图1 网站地图2 网站地图3 网站地图4 网站地图5 栏目地图